2020年第一期學名藥市場動態:首仿策略與風險管控

2020年第一期學名藥市場動態:首仿策略與風險管控
科睿唯安 生命科學解決方案顧問
2020年第一期學名藥市場動態:首仿策略與風險管控
曾亞莉 Alice Zeng
科睿唯安 生命科學解決方案顧問
生命科學解決方案顧問
生技製藥情報

從Belviq撤市看學名藥營運模式和風險(選自科睿唯安BioWorld新聞報導)

科睿唯安藥政法規專家 Mari Serebrov 此前在 BioWorld 新聞中提到:「由於FDA對一項長期臨床試驗中癌症發病率的提高表示擔憂,Eisai Co. Ltd.準備將Belviq(Lorcaserin)撤出美國市場。」

對於藥品監管機構、Eisai及其合作夥伴、醫護人員和曾接受治療的患者來說,這些嚴重(不致命)不良事件風險風險增加顯然是非常令人擔憂的。據 Newport 中IBM Watson Health數據顯示,Belviq於2012年底美國首次獲准,2013年開始上市銷售,2018年1月至2019年6月間,已向超過8. 5萬名患者開具處方,但是連鎖反應並不止於此,近十年來,學名藥行業已將Belviq的活性成分Lorcaserin作為仿製目標品種,並投入數百萬美元仿製該藥物,待其保護期失效,即可將學名藥推向市場。如果市場上根本沒有原研藥品,幾乎可以斷定學名藥將永遠沒有機會上市。實際上,原研藥品的撤市使我們有機會來反思學名藥的商業模式。

2006年,Lorcaserin首次進入三期臨床試驗,當時正是該品種首次引起學名藥企業注意的時間,特別是在美國有業務的學名藥企業。當然,學名藥企業通常會對還處於臨床研發階段的原研藥進行監控,一般會在原研藥首次獲准前就選定某些品種作為仿製目標。值得注意的是,截止至2012年Belviq最終獲准時,有至少4家學名藥企業正在準備Lorcaserin的製劑替代品。而且,許多原料藥(API)供應商在進行商業化開發(學名藥API研發通常比製劑産品研發早2-3年。)

Newport情報,有13家API生産商與Lorcaserin化合物相關,幾乎全部在印度:

  • 確認6家生産商可商業供應 (commercial available)
  • 1家生産商與創新藥相關
  • 1家處於API的早期研發階段
  • 5家具有未經確認的生産報告

再回過來看製劑生産商,已有多家學名藥企業向FDA提交了學名藥申請(ANDA):Aurobindo、Lupin和Zydus已向FDA提交Lorcaserin速釋片的ANDA,而Teva和Lupin則提交了Lorcaserin緩釋片的ANDA。另外,其中三家公司已按照PIV認證程序對Belviq和Belviq XR專利提出挑戰。從企業角度來看,這四家企業每家都在該學名藥品種研發和ANDA申請上投入了上百萬美元;然後,每次PIV專利挑戰的訴訟費用還需要數百萬美元。保守估計,每家企業需要投入至少400萬美元,綜合考慮,這意味著,這些企業需要從其他學名藥品種獲利來支付這1600萬美元的投資。

每家學名藥企業需要多長時間才能收回Lorcaserin的研發投入呢?Teva的CEO在其2020年2月的2019四季度財報電話會議上,提供了一個有幫助的「粗略計算」,將創新藥價值換算為學名藥的銷售潛力:創新藥銷售額x10%(銷量-加權份額)x20%(價格折扣;表示平均價格比創新藥標價低80%)。據Cortellis競爭情報顯示,2019年Belviq的銷售額剛剛超過5千萬美元。所以,每家學名藥供應商的年銷售額為$50M x 10% x 20% = $1M。這意味著,即使達到90%的利潤率(極端假設),仍然需要4.5年才能達到收支平衡。(每個學名藥品種的利潤率會受多種因素影響,具有較大差異;此次財報電話會議上,Teva CEO引用的全球業務目標營運利潤率[學名藥+創新藥+OTC] 為28%。)而且對生産商也有可能産生其他負面影響,如因Lorcaserin項目終止導致的産能利用不足(産能過剩)可能提高工廠的間接成本。

這就引出了一個問題這些學名藥企業投資Lorcaserin的商業决策是否錯誤?實際上,Cortellis 資深編輯們早已在Belviq的SWOT分析中列出了一份長長的劣勢和風險列表,所以風險早已衆所周知。但是應該注意回顧,在Belviq的臨床試驗和商業生命周期中的多個時間點,都預測該品種可能屬於重磅炸彈。(華爾街分析師經常宣稱,「誰不會服藥來控制肥胖呢?!」 )而且很大程度上,學名藥行業的營運策略就是同時開發多個品種,目的是用多數相對成功的品種(或少數幸運的明星品種)來分散少數失敗品種的風險。注意,只有大型學名藥公司和API生産商在開發Lorcaserin,表明該品種的潛在商業風險較高。這些企業有能力承受偶爾的失敗;而小規模企業則無法承受。最終,偶爾的失敗就成了學名藥行業的基本營運成本,這一點與創新藥行業相同(只是後者失敗的機率更高,耗費的成本也較高,但反過來,成功的回報也更高)。

總之,Belviq撤市不僅對涉及的患者是一個不好的消息,特別對學名藥行業來說,强調了在5-10年時間範圍內决定輸贏的挑戰。值得慶幸地是,這些企業可以信賴科睿唯安團隊在管線選擇和管理活動中提供的幫助。

 

2019年美國首仿藥核准看激烈競爭的學名藥市場

2020年02月美國FDA學名藥辦公室(Office of Generic Drug, OGD)發布2019年度學名藥報告,在2019日曆年內,FDA共核准或者暫時性核准1014份簡明新藥申請(ANDA),其中107個藥品為首次學名藥獲准,占比約10%。與2018年相比,整體數據基本持平。下載全文PDF(含統計圖表)

 

合規—FDA近年警告信趨勢分析

對於學名藥企業來說,除了激烈競爭的市場外,合規是另外一項重要的風險項目。本文回顧了美國FDA從2015至2019年簽發的警告信數據,並選取與cGMP相關警告信進行分析。我們可以看到,除了美國本土以外,主要的海外檢查國家分別是印度和中國,在經歷了2016-2018年的現場檢查和警告信爆發期後,2019年警告信數量整體回落,美國本土警告信數量明顯增加,增幅超過整體平均水平,而中國在2019年接收到的警告信數量為11封,較2018年下降 接近50%(2018年20封)。數據的回落部分得益於中國製藥出口企業在經歷合規陣痛後不斷持續强化的質量體系建設,以及整體製藥人員cGMP素質和意識的提高。下載全文PDF(含統計圖表)

 

本期小結

搶首仿作爲大型學名藥企業重要商業策略之一,項目投資回報、風險控制和上市成本控制、以及擁有同樣想法的競爭對手,學名藥企業需要在立項之初,盡可能做好調研工作,以將單個項目風險控制到最小。即便是這樣,也有可能出現信息「盲點」或是失敗的項目,大型學名藥企業常常通過壯大産品線以分擔整體商業風險。

通過對FDA在2019年簽發的cGMP相關警告信分析,我們看到中國製藥企業合規水平不斷提高,將會有越來越多的企業和産品進入歐美市場和新興市場,配套的藥政法規、監管、上市前後的藥物警戒和風險管理對於專業團隊來說將是巨大的挑戰。下載全文PDF(含統計圖表)

 

需要專人進一步解說?

聯絡我們

Clarivate

Accelerating innov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