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藥交易動態:拜耳、羅氏、禮來 與TRK 抑制劑的故事(下)

創新藥交易動態:拜耳、羅氏、禮來 與TRK 抑制劑的故事(下)
特約撰稿人
業界專家學者
生技製藥情報

科睿唯安顧問依據 CortellisBioWorld 資料庫中的數據與新聞消息,為大家整理了 TRK抑制劑全球開發與交易概覽,以及 拜耳、禮來與羅氏等三家藥廠在相關藥物的交易與佈局。在這一系列的最後一篇,我們特別邀請了 綠葉製藥集團副總裁 姜華女士 從業界專家的角度來分享她的觀察。

——

本篇作者為 姜華 女士,她擁有復旦大學世界經濟系國際貿易專業學士學位、法國馬賽商學院工商管理碩士學位(MBA)、比利時聯合商學院工商管理博士學位(DBA)。1998年起至今就職於綠葉製藥,現任綠葉製藥集團副總裁,負責綠葉製藥戰略發展,涉外併購及合作,以及投資者關係工作。

 

2018年11月26日,拜耳和LOXO Oncology公司聯合發佈,FDA批准Larotrectinib(Vitrakvi)用於治療攜帶NTRK基因融合、不可手術切除或轉移性實體腫瘤。Larotrectinib(LOXO-101)獲得FDA批准,標誌著癌症療法從「基於癌症在體內的起源」轉向「基於腫瘤的遺傳特徵」這一演變過程的重要里程碑事件。此前在2017年5月,Keytruda獲批全MSI-H(dMMR)全瘤腫治療適應症,但該產品是在已經被FDA核准上市後增加新適應症,而Larotrectinib是首次獲批就獲得泛瘤種適應症。2019年8月,FDA加速批准了羅氏的Entrectinib(Rozlytrek,恩曲替尼,RXDX-101)上市,用於ROS-1陽性的NSCLC以及NTRK基因融合的大於12歲的實體瘤。第二款泛瘤種的NTRK基因突變藥物上市。

上述兩款產品,Larotrectinib和Entrectinib,無一例外都來自於跨國公司對創新生物藥公司的合作。前有拜耳15億美元合作開發LOXO-101和LOXO-195,後有羅氏19億美元收購Ignyta獲得Entrectinib,以及今年的禮來80億美元收購LOXO,輝瑞114億美元收購Array的衍生交易(Loxo的NTRK系列產品於2013年從Array引進)。NTRK靶點無疑是近兩年全球最成功的藥物開發和藥物交易的靶點之一。

隨著Larotrectinib的臨床和上市銷售,病人用藥後的耐藥情況開始出現。NTRK類藥物的耐藥機理和EGFR情況類似,主要是TRK基因產生了新的突變,比如TRKA出現G595R突變,TRKB出現 G639R 突變或者TRKC出現G623R突變。但可喜的是,依據Larotrectinib的耐藥機制,第二代TRK靶向藥物LOXO-195已經被FDA批准正式開展臨床試驗,專門來對抗耐藥新突變,且已在部分耐藥患者的治療中取得了較好成效。其他一些創新公司開發的二代TRK抑制劑的的產品,也紛紛開始了臨床研究,其中也包括幾家中國藥企的身影。

值得注意的是,TRK類藥物的臨床試驗和上市使用,都必須伴隨有基因檢測。否則無法尋找到合適的用藥人群。在基因檢測方面,早在2018年4月11日,Illumina和Loxo Oncology就曾共同宣佈,將通過戰略合作為拉羅替尼開發並推廣用於泛癌特徵分析的伴隨診斷,合作計畫將使用Illumina的TruSight Tumor 170 panel(TST 170)。而羅氏的Entrectinib,從臨床開始就與Foundation Medicine緊密合作(已被羅氏收購),為患者提供Foundation Medicine的協力廠商實驗室in house檢測。

在創新NTRK抑制劑的定價方面,拜耳的Larotrectinib口服膠囊價格為每月32,800美元,每年393,600美元,某些兒童患者的口服液體製劑為每月1.1萬美元。羅氏的Entrectinib,每月17,050美元,每年花費204,560美元。雖然藥廠方面也在積極提供一些贈藥及協力廠商保險救助計畫,但總體來說,還是天價藥物。究其原因,和患者人群過低,篩選和檢測成本過高不無關係。NTRK融合的腫瘤,罕見腫瘤比例高,大瘤種比例小。根據各方報導,實體瘤裡NTRK突變率大概1-3%,然而實際臨床病人檢測和篩選過程,可能真正連0.5%的檢出率都不到,這就大大限制了產品的使用。在這方面,哪家藥企有更高的病人獲得能力,更好的腫瘤病人基因檢測靈敏度及檢測分擔能力(開發更廣譜的基因突變檢測試劑盒,可同時檢測多種腫瘤突變基因),哪家就擁有更好的利潤空間和制勝優勢。在這方面,資源內部化的羅氏明顯更勝一籌。

綜上,NTRK藥物的商業化,需要建立在腫瘤領域全方位的能力的基礎上,包括更精準的生物資訊學分析能力、二代測序和腫瘤基因檢測的商業推廣、腫瘤新靶點新藥的醫學教育、高價藥的市場准入,提升患者可及性、以及針對藥品耐藥的後續藥物開發能力等,是一項綜合門檻和能力要求都很高的商業系統工程,誰的全方位產業鏈能力開發的越好,越能發揮出產品最大價值。

同時,NTRK藥物的開發絕不是孤立事件,這就好比是電動車相比於常規汽車,新的一體化商業模式的打造更加重要。未來絕不僅僅是NTRK一個靶點,會有越來越多的針對特定基因的廣譜抗癌藥駛入賽道,NTRK只是試水先鋒而已,構建新的針對「腫瘤遺傳特徵藥物」的業務經營模式,對大藥企來說,更具有戰略價值。

 

需要專人進一步解說?

聯絡我們

Clarivate

Accelerating innov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