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屆諾貝爾獎得主厲害在哪 ─ 專業資料分析給出論文背後的價值

本屆諾貝爾獎得主厲害在哪 ─ 專業資料分析給出論文背後的價值
岳衛平
科睿唯安 大中華區首席科學家
科學研究亮點

本文同步刊登於大陸科技日報

 

在收穫的季節,萬眾矚目的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物理學獎、化學獎陸續揭曉,引起了學術界的熱議,有讚歎兩位女性科學家在多年後又獲諾獎,有遺憾華人學者與諾獎失之交臂,有對副教授獲獎的感慨,更有學者感歎物理學兩位獲獎人憑藉發表在影響因子並不高的期刊上的論文而斬獲諾獎。今天我們從書目計量學的角度,來分析本屆諾獎得主的引文影響力,看一看他們到底厲害在哪裡。

看到「引文影響力」這個概念,很多學者馬上會想到 SCI 被引次數、期刊影響因子等一些大學或科研單位所採用的評價方式,油然而生愛恨交加的情感。豈不知,即便是出版 SCI (Web of Science) 引文資料庫和發佈期刊影響因子的科睿唯安公司,也從不提倡這樣簡單粗暴的方式。

 

引文影響力:不能只看期刊影響因子

從書目計量學角度評價科學研究及其科研人員的影響力,可以從產出和引文影響力兩方面衡量。高產的作者不足為奇,但具有廣泛而深遠影響力的科研人員卻不多見。因此,我們將分析重點放在引文影響力上。

引文影響力又涉及在學術界和產業界的影響力,通常用學術論文之間的引用代表其在學術界的影響力,用學術論文被專利引用的情況代表基礎研究對應用研究及產業界的貢獻和影響。

引用實際上是同儕評閱的另一種體現,除了看被引次數的絕對值之外,更值得關注的是利用相對指標觀其在所屬學科領域中的表現。此外,對某論文的引用文獻可以反映出來源論文所提出的技術、資料或理論在發表之後,是如何被進一步發展的,因而分析引用文獻的學科、國家、機構都具有揭示其影響力的意義。

而期刊影響因子是評估期刊的良好指標,可以參考其選刊投稿,不適用於評估單篇論文的引文影響力。

 

引用文獻:在學術界普遍獲得高引用

此次分析的學術論文及其引用資料來自 Web of ScienceInCites 資料庫,關於專利對論文的引用來自 Derwent Innovation 專利資訊檢索與分析平台。本屆諾貝爾獎得主們的代表作來自 https://www.nobelprize.org/

 

 

如上表所示,本屆諾獎得主的代表作在學術界普遍獲得了高引用,三個領域的11篇代表作中有10篇論文的引用文獻都超過 1,000 篇。化學獎得主 Arnold, FH 於1993年進行了首次酵素的定向演化,雖然相關論文只有259篇引用文獻,但是該文就像一顆種子,為Arnold後來不斷完善這項技術奠定了基礎,Arnold在以後發表的19篇論文都引用了該種子文獻,所以該文的二代引用文獻也高達2,217。

 

學科規範化引文影響力 (CNCI):諾貝爾獎得主遠超平均水準

引用文獻量為絕對指標,若要進行跨學科的對比,需要用經過規範化處理的相對指標,如 InCites 資料庫中的學科規範化引文影響力 (Category Normalized Citation Impact, CNCI),是每篇論文與發表在同學科同年度同文獻類型的文獻的平均引文影響力的比較。該指標大於1,表明論文引文影響力超過全球平均水準。

由於大多數的論文只被引用若干次,甚至是零被引,能獲得高被引的論文很少,所以 CNCI 達到世界平均水準已經很不容易。本屆諾貝爾獎得主代表作的 CNCI 非常高,其中表現最好的是 Ashkin 1970年的一篇里程碑論文,CNCI 高達166.14,其1986年的另一篇論文的 CNCI也達到153.86。值得一提的是,Gérard Mourou 和他學生 Donna Strickland 1985年發表在 Optical Communications 上的論文,雖然所發期刊影響因子不算高(Q2區),但該文的 CNCI 卻高達122.27,再次證明了利用期刊影響因子來表示單篇論文的引文影響力是不合適的。

 

百分位:按引用次數「排序」

與 CNCI 有異曲同工之處的另一個相對指標是百分位 (Percentile),指某文獻在全球同學科同出版年同文獻類型的文獻集合中按被引次數從高往低排序所得到的位置,該指標值越小,引文影響力越大。如表中 Ashkin 發表在1986年的論文,百分位為0.01,表示根據被引次數, 該文排在1986年所有發表在 Physics及 Multidisciplinary 學科中而且文獻類型為 article 的論文的前萬分之一。

 

學科、國家和機構分析:揭示影響的廣泛性和深入性

分析引用文獻的學科分佈可以觀察到來源論文中的理論、技術、或方法是否被擴展應用到了其它領域,以及延展的範圍。例如,化學獎得主 Smith, GP 於1985年發表在 Science 上的論文,被來自110 個 Web of Science 學科分類中的文獻所引用,Ashkin 1986年的論文也輻射到了109個學科。

分析引用文獻的國家和機構,可以顯示來源文獻在區域和機構層面的引文影響力,看到有哪些國家和機構在跟蹤和深化該方向的科學研究, 以及深入的程度。 Ashkin於 1970年發表的論文被全球75個國家科研人員引用,區域的引文影響力最大;而 Smith 在1985年發表的論文在機構層面的影響力最高,將近1,600所大學和研究機構積極跟進相關研究。

 

專利對論文的引用:對專利的貢獻及對產業界的影響

專利對論文的引用,表示了諾貝爾獎得主代表性論文對專利的貢獻,間接地顯示該研究對產業界的影響。

本屆化學獎得主 Smith 研製的是噬菌體展示的實驗室技術,其1985年的論文被837項專利引用,為該領域的應用性研究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而同樣獲得化學獎得主 Winter 於1990年將噬菌體展示的技術應用於抗體的定向演化,目的是產生新藥,實現抗體治療,該論文由於其廣泛的應用性,被 2,148 項專利所引用,毫無懸念地成為本屆諾貝爾獎得主代表作中被引次數最高的論文,不但在產業界具有非凡的影響力,而且在治療多種疾病的過程中做出了重大的貢獻。另一位化學獎得主 Arnold 1993年發表的奠基性論文,是其後來所有關於酵素的定向進化研究的基礎,也被相關的164項專利進行了引用,如果以該論文的為基礎的 Arnold 後來發表的19篇論作為檢索起點,將會見證其更深遠的貢獻。

 

通過以上分析,可以看到本屆諾貝爾獎得主的代表作普遍獲得來自學術論文的高度引用,而對引用文獻國家/區域和機構的分析,更好地顯示了其對區域和機構的引文影響力。此外,專利對論文的引用也展示出了諾貝爾獎得主們的科研成果對產業界的廣泛影響。

廣義而言,科學研究影響力的體現在於其對人類、社會及經濟所作出的貢獻,如本屆生理學或醫學獎的兩位得主的工作,開創了癌症免疫療法,為癌症的治療提供了新方向,使全球的癌症患者受益。

 

最後想與大家分享的是, 自2002年以來,科睿唯安的分析師們每年都會基於 Web of Science 平台上的論文和引文資料,遴選諾貝爾獎獎項所涉及的生理學或醫學、物理學、化學及經濟學領域中全球最具影響力的頂尖研究人員,授予他們「引文桂冠獎」。今年的諾貝爾獎生醫獎的得主 James P. Allison 與 Tasuku Honjo就曾於2016年被授予了「引文桂冠獎」;經濟學獎兩位得主 William D. Nordhaus 與 Paul Michael Romer 也分別於2009年及2005年獲頒引文桂冠獎。截至目前為止,科睿唯安「引文桂冠獎」已經成功預測了50位諾貝爾獎得主。

此外, 自2014年科睿唯安與中國科學院科技戰略諮詢研究院、中國科學院文獻情報中心聯合發佈推出了《研究前沿》 年度報告, 本屆諾貝爾獎的多項研究成果都曾在歷年的報告中提及,《2018研究前沿》報告將於10月底發佈。

需要專人進一步解說?

聯絡我們

Clarivate

Accelerating innovation